EN
02

中山装

中山装 1994-2002

“空灵空---诱惑系列”
——关于中山装系列作品的简要说明:

这组系列作品创作于1993年下旬,94年4月正式展出,总共18件,展出现场装配 有黄土和脚手架,取名为“空灵空——诱惑系列”。每一件的姿态不一样,但都必须是超常的动作,最后呈现的是中山装的空壳,而这种超常扭曲又恰好和流行了一 个世纪的中山装庄重、严肃的衣服样式相矛盾。这看起来似乎是个游戏,而在这游戏背后所表达的实际上确是作者对人的欲望和扭曲心理的关注和体验,就象我们看 到蝉蜕下的壳一样,看起来好似在挣扎,实际上却已是个轻薄的空壳了。作品通过对壮烈与虚无游戏般结合的矛盾处理,来对应我们内心深处重与轻的相互转换。 “作为展望的语言,其中山装和扭曲状,及其展示方式虽明显带着直白的社会性,但精彩之处却在写实衣纹所呈现出的实体感与空壳之间形成了真实与荒诞的某种关 系”(引自栗宪庭 北京青年报94,6、14)。

——中国当代艺术-雕塑部分(有改动)


"葬 - 中山装" 将十五件中山装躯壳埋入广东美术馆地下

材料:中山装等综合材料
规格:躯壳:等人大
木箱尺寸:160X90X60cm
墓坑:5X5X1.5m

展览结束当天,作品全部埋葬在广州美术馆。 年代:创作于1993-4年, 葬于2002年11月

附:碑文
正面碑文:
展望作品“中山装躯壳”葬于此处。
背面碑文:
中山装躯壳系列作品是从1993年9月开始创作的,完成于1994年初。同年5月19日在中央美院画廊举办个展,标题为“空灵'空-诱惑系列”,材料使用 了中山装,并加固成有超常动作的等人大人形空壳,另外还装置有土和脚手架。八年过去,借广州三年展对中国当代艺术回顾之际,将作品(15件)埋葬此处。

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于一月十九号结束,在结束的当天下午两点钟,展望实施了他的葬中山装躯壳的计划,具体过程如下:

1.     民工把装在木箱里的躯壳从展厅抬到户外已经挖好的墓坑边上。

2.     将装有躯壳的木箱逐个放入坑中。

3.     将每件躯壳上盖好白布。

4.     将木箱封盖后用螺丝拧紧。

5.     用两个小时掩埋木箱。

6.     放上刻有“展望作品中山装驱壳葬于此处”的墓碑。

展望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 广州

中山装系列作品的阐述摘要

艺术的审美作用是留给后人的,当那个时代的问题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存在的时候,留给后人的就只剩下形式的美感了。而真正的艺术在它产生的时代,都是具有解决当时人类精神病症的功能的。

那些躯壳界于人与动物之间,寻找一种人的双性效果——人性,社会性。(关于诱惑)

动态是极限超常的,服装却是极限正常的,中山装最具有代表性,它代表了中国一个世纪的政治、文化。我们所受的教育使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无形的中山装。

——翰墨艺讯

使用中山装是因为我对它记忆最深也最熟悉,它可以准确的反映出一个世纪以来,根植于我们内心的时代印痕。服装的功能虽然是 为了遮体避寒,-------,但服装同时还反映出人类社会具有时代特点的文明状况。当我把中山装穿在那些超长的人体躯壳上时,等于是把人的内在精神现象 变成了一个可视的精神外壳。

中山装的正统、严肃、古板与动作的扭曲,超长是两个极端负于戏剧性的对立与冲突,在这种痛苦的近乎绝望当中,我找到了艺术的审美的一面,转而开始欣赏它,赞美它。

——空灵空——诱惑系列创作谈

长期以来,我一直沉溺于用泥塑造人体的过程中,我似乎很难抛掉这个既原始又最传统的手段,因为我觉得在用泥这种软性物质来塑造人体各部位形态时,有一种随心所欲的快感。从做小稿开始,你就可以任意的左右它,这个过程引导我离开现实的世界而进入一个空想和幻觉的境界。

我把人体看作是生物的一种,一种具有社会属性,又有原始的动物本能,充满着欲望又受制于理性的生命体。摆弄那些四肢和躯 干,让他们随着我的情绪而变化姿态,越是跨越习惯性的动作,就越能使我得到快感,并有一种重塑自我的感觉。每当我把某一部位大胆的扭到一个不可能的方位 时,我就顿觉一种轻松感。平时的思考总是使我越来越沉重,直至彻底的绝望。但在塑造人体动作中,这种极致的的状态却反馈给我一种虚无感。我常常实验动作的 各种可能性,直到动作变得没有了意义,甚至肉体不复存在。这是否反映出人最终追寻的还是一种空幻的愉悦情怀呢?

最后我把这些躯壳作为母语同自然界中现成物质接触,在此间扩展我作品中的个体因素,与社会,自然接轨。“空灵空”诱惑系列,只是我总体表现中的一个片段。

——自然的诱惑 《楚天艺术》1994

去掉肉体、只剩下衣服的空壳。要求:保留住动作和形体以及衣纹的逼真效果。

这是我于94年初创作系列作品《诱惑》时,最初的设想。

以一个近乎荒诞的念头开始,再寻找一种合理的方式,然后顺着这条荒诞的路走下去。最后使许多假设都成为可能。

空壳应保持锐变前的真实状态。精神锐变如同蝉的肉体锐变,锐变前的瞬间达到了极度痛苦而又痉挛的程度。这个特定情节,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将人物动作超常扭曲的理由。关键在于,我的作品是以空和轻的形式表现上述形态的。

中山装本身已具有固定的文化隐喻,因为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把它做为雕塑的材料再直接不过了。

当某一种有生命的物质没能任其自然生长而倍受外来力量的冲击导致“拔苗助长”时,其形态常被扭曲变形,以至不成比例。

生命的本真需要由于外界的潮流而不得已隐退,此为“适者生存”。

当人的思想和行为被异化之后,人变得屈从,功利、甚至媚俗。但人之所以为人还在于,人不甘于被异化。真知总以良知为表象自 心底深处向外涌现,反过来威胁着人的“生存原则”,人便在这种压抑与释放的矛盾中痛苦挣扎,原始的欲望与教化的节制构成了人类文明进程中一曲曲悲壮而又动 人的歌。

欲望给人类带来灾难和痛苦,但欲望也使人类积极的活下来,生命得以延续或蓬勃发展。

理解人的欲望是善待人类的基础。

那些躯壳是我体悟艺术与人生过程中的分泌物。实际上,它们已经转换成为自然物质中的一部分。有一个想法是导致现在这种效果的直接原因,那就是我一直试图在一个充满娇饰的作品中去掉人为的痕迹。

许多问题的直接参悟会使我们的思想有如悬置在空中,一种不实在的、非固化的、轻盈的感觉。艺术与生活与政治的新型关系使我们不得不换个方式生存,而这种带有虚幻色彩的生存方式对于那些追求精神解放的人来说无疑又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上一篇动态 返回列表 下一篇动态